曾经,冬至吃的不是汤圆,是馄饨

2020-07-16 作者 : 浏览量:347

曾经,冬至吃的不是汤圆,是馄饨

宋朝新年从冬至就开始了。

《武林旧事》云:「都人最重一阳贺冬。」意思是南宋首都杭州的市民最重视冬至。有多重视呢?「妇人小儿,服饰华炫,往来如云。」新年要穿漂亮衣服上街,冬至也要穿漂亮衣服上街。「岳祠城隍诸庙,炷香者尤盛。」新年要去庙里拜拜,冬至也要去庙里拜拜。「三日之内,店肆皆罢市,谓之做节。」新年期间能休假都休假了,冬至期间同样要休假,连店铺都关门三天,回家过节。「朝廷大朝会庆贺排当,并如元正仪。」大年初一有例行朝会,皇帝接受文武百官及各国使臣的跪拜,冬至这天同样有例行朝会,皇帝同样要接受文武百官及各国使臣的跪拜。

司马光着有《居家杂仪》,这是一本有关礼仪的小册子,书中写到「贺冬至、正旦六拜,朔望四拜」,意思是晚辈过节要向长辈磕头,平常磕四个头,冬至与新年时节却要磕六个头。为什幺冬至与新年要磕同样的头?因为冬至在宋朝人心目中非常重要,几乎不亚于新年。

新年到来,宋朝地方官要向皇帝上「贺正表」,内容是一大堆吉祥话;到了冬至,地方长官则要向皇帝上「贺冬表」,内容非常接近,还是一大堆吉祥话。可是过端午、过中秋、过重阳的时候,地方官就没有必要给皇帝写这些吉祥话了,因为这些节日没有冬至重要。

冬至无非就是一个节气而已,为什幺会如此重要呢?生于北宋、死于南宋的文人金盈之道出了箇中奥妙:

自寒食至冬至,久无节序,故民间多相问遗。

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传统节日实在不少,按照时间顺序排列,依次是新年、元宵、春社、寒食、端午、七夕、中元、秋社、中秋、重阳、冬至、腊八、祭灶、除夕……其中新年与除夕头尾相连,元宵实际上属于春节的尾声,七夕是女人的节日,中元鬼气森森,透着不吉利,春社、秋社、中秋、重阳则全在农忙时节,故此在新年过完之后的大半年之内,绝大多数老百姓都没有机会再来一次节日的狂欢。只有到了冬至,秋收、冬种均已完结,亲朋好友久不相聚,终于可以趁此节气好好庆祝一回了,于是冬至就被老百姓集体推到了前台,想不粉墨登场都不可能。

不客气地说,宋朝老百姓在过节方面缺乏创意,他们庆祝冬至的方式是模仿新年,新年搞什幺活动,冬至就搞什幺活动,一样都不能少。

生于南宋、死于元朝的宋朝遗老吴自牧说:「冬至岁节,士庶所重,如馈送节仪,及举杯相庆,祭享祖宗,加于常节。」说明宋朝人过冬至既要祭祖和守岁,又要向亲朋好友馈送节礼。

冬至的节礼比较简单,一般是两碗米饭或者两个馒头,再加一碗刚刚煮好的馄饨,放到一张红漆木盘之上,让小孩子端着去亲族及四邻家里分别馈送。

节礼简单,送节礼的时间却要特别早。冬至那天,凌晨四、五点钟,家里的大人赶紧起床,煮出一大锅前天包好的馄饨,与蒸好的馒头或米饭放到一个木盘里,如此这般备办七、八个木盘,指派小儿女向各家各户分送。

送这种节礼是不吃亏的,不像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,因为张家将自家的馄饨、馒头和米饭送给李家,李家也会将他家的馄饨、馒头和米饭送还给张家,等于是双方在交换节礼。确切地说,不是双方在交换,而是十几家甚至几十家在交换:小明家的馄饨送到小强家,小强家的馄饨送到小红家,小红家的馄饨送到小丽家,小丽家的馄饨又送到小明家……最后,每家餐桌上都有很多别家的饭食,像是在厨艺交流。

在宋朝统治下的大部分疆域,冬至都是很冷的,冬至的早晨就更冷了,这时候让小孩子端着木盘在寒冷的空气中来回馈送,怎幺看都有点儿虐待儿童;但是孩子们未必会觉得受苦,因为他们喜欢热闹。更重要的是,还能得到实质的回报:收到节礼的亲邻通常会发几枚铜钱作为节赏,数目一般会等同于送礼者的年龄。比如小明七岁,当他送节礼去小强家,小强的爸爸会给他七文钱;小强八岁,当他去小红家送节礼的时候,小红的爸爸会给他八文钱。可能正是因为宋朝有这样的风俗,所以大人们才会让小孩子去送节礼。您想啊,假如一个四十岁的大男人也去送节礼,别人该给他多少节赏呢?给少了不合规矩,可要是按年龄给,是不是显得这个送节礼的家伙太爱占小便宜了呢?